Syrah

【在某个下午】

这是@盘子酱 《超人的遗言录音节选》的片段!
也是他填的台词www爆夸

我终于还上欠债了。泪目
分镜节奏都很粗糙还请海涵

【超蝙】违者必究,皮皮蝙系列(上)

皮皮蝙——

没假放の大橙纸:

分级:NC-17, PWP


警告:无脑并且OOC!不好吃不许打!


注释:布兰登超芭乐蝙。圣诞节故事,对,不是端午x


目前是车震,spanking和dirty talk,车还没开起来哈哈哈


给眼睛兔的去年的生贺【咳。很抱歉忘记你的生日了,希望这篇无脑pwp不会激怒能补偿你w


皮皮蝙系列的另一篇:一毛不拔




违者必究(上)




布鲁斯韦恩猛踩了一脚油门,将车速飙到了一百迈。




他面如土色,灯光一道接一道掠过他的脸庞,使他额头上的细汗发出微光。一对毛绒绒的鹿角斜挂在他头上,昭示着半小时以前美妙的派对时光。




他本该悠闲地站在敞亮的宴会厅里,香槟在手,佳人在怀;而不是如江洋大盗般玩命逃窜,恨不得化作一匹野狼自昏暗的林间窄道脱身而出。




他匆匆扫了一眼后视镜,像每一个在平安夜见了鬼的哥谭人那样毫不文雅地咒骂了一句,脚下使力几乎要将油门踩穿。




链接走:https://wx1.sinaimg.cn/mw690/0060XsMply1fsffr96g3wj30c355dte7.jpg


SY:违者必究



【早晨】【超蝙】
早起的哼哼有了卷毛。 日常画风精分

一条新鲜打捞的鱼——


啊、
我好想吃金拱门的汉堡....躺平

【传糖游戏】第一棒
摸鱼、摸鱼
摸.....啊!等、摸到了——







一条咸鱼干。

【DC】HpAU 霍格沃茨的日常生活

#第一感谢甜心的脑洞@Levin 
#OOC存在,他们属于原作崩坏属于我
#可能存在超蝙超腐向元素
#烂文笔,全是片段
#年龄操作,私设如山,只瞧过电影和正联动画有bug请指出,也请宽宏大量...
#本文全篇低能、只有爱吃冰激凌的三巨头。







1、
克拉克·肯特,即将成为霍格沃茨的一年级新生。

人群中他表现得格外紧张,揪着巫师袍浑身僵硬的跟木头一样杵着,脸部也僵化露出奇怪的表情。或许是太可笑了点,耳朵不经意间捕捉到边上人嗤笑的哼声。

他忍不住瞥了眼,淡淡的灰蓝色眼睛。

回过头再次深吸气又重重呼出,不仅是因为入学世界最棒历史悠久魔法学院的、来自小巫师的激动导致他紧张,更多是源于他的一个秘密——非常大的秘密,甚至可能导致他入学第一天就被开除学籍。

——他是名外星人。

实际上直到几个月前克拉克才知道这个惊人的真相,连猫头鹰带来的录取通知书一起。

听起来真诡异,外星人巫师。像科幻和中世纪魔幻奇妙混合最终设定崩坏剧情烂尾的三流电影,不用上映就知道肯定能拿一箩筐烂番茄。

视线穿过一颗颗耸动的小脑袋,克拉克能清晰的看见礼堂大厅中央分院帽上的每一道皱纹和补丁周围的缝补痕迹以及覆盖整顶尖帽子的厚厚污渍,让人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它正大喊“阿哈!彻头彻尾——格兰芬多!!”在触碰女孩海藻般卷曲黑发丝的瞬间。

那顶神奇的旧帽子会发现他是外星人在公之于众的同时尖叫着让校长开除他吗?也好,还能回去赶上帮忙收麦子。克拉克悲哀地想到。

但无疑这会令肯特夫妇很伤心,他的巫师养父母。

“别担心,克拉克,入学通知书能来肯定是因为你有魔法的天赋。....不论它有多么微不可见。”

玛莎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天知道这些事儿这让几个月前还是乡镇麻瓜小学四年级生的克拉克带来世界观上多么巨大的冲击。

现在他十分怀念家乡的一切,辽阔一望无际的麦田、混身金毛的大狗、熟悉的小伙伴们,乔纳森的拖拉机以及玛莎淳朴的乡村料理,无疑是世界上最棒的美食。

毫无防备,在神游天外时隔空传来声音将他拽回现实,那熟悉至极的名字。

“克拉克·肯特!———上前来。”


2、
“所以,这就是你像掐鸡脖子一样掐那破帽子死晃的理由?太紧张?”

“他真的很紧张,你没看到顺拐手挥得和木棍似的,说真、我奶奶家的鸡毛掸子都比他灵活!”

“哈哈哈哈哈!你简直是个天才!克拉克!我每年都想掐死那破帽子,特别是它五音不全还死要唱歌的时候——你下次该一上场就掐它。”

学长自来熟地大力拍克拉克的背,夸张地对他的英勇事迹表示赞扬。长桌上热情亲切的气氛让他放松不少,又因为讨论的话题而感到尴尬支支吾吾地应声。

算不上闯大祸,他只是单纯想在老帽子吐出什么关键单词之前捂住它的嘴....因为紧张力无法控制地力道大了些。

幸好很快他们又扯去别的话题,类似魁地奇世界杯、笑话店最新恶作剧商品、暑假发生的二三四奇妙旅行事迹又或是抱怨起假期课题论文和变态的老教授。

当然,一切悄声进行,毕竟分院仪式还没有结束——显然老帽子看上去憔悴了许多,说话都有气无力地吊着一口气像闪了腰的老头。

对于克拉克而言悄悄话就和在他耳边大喊没区别、并非故意偷听只是不能控制自己外星人的特别生理。

随着最后一位小巫师入座,分院仪式宣告结束。校长简洁地两三句欢迎新生,话落拿起银勺子敲敲玻璃杯奏出清脆音符,应声餐桌上凭空出现丰盛的晚宴。

还未反应过来克拉克就被学长塞了一手厚木杯,盛有粘稠的橙红色液体。接着周围的的高年级学长学姐们都大笑着来撞他的杯子让汁液溅出不少,同样也没放过其他新生的杯子。

他们欢呼着高举起杯相撞着发出咚咚声并大喊。

“欢迎来到你们的新家——赫奇帕奇!!呜呼!”

热闹的气氛感染了克拉克,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他是说、和曾经的麻瓜同学们。对将来的学园生活忽然涌起些许期待,他不曾离开家更别说远离小镇的寄宿制学校。

还是个魔法学校。

有哪个孩子不会为此兴奋呢?

这个想法让克拉克被紧张压抑的心感到高兴,看着学长们闹腾起来情不自禁露出笑容嘬了口南瓜汁——

好吧、暂时他还不能接受这个。



3、
……不会再兴奋了。

人来人往的图书馆内,胡乱堆满书籍的木桌上,克拉克透过镜片绝望地盯着成绩单上的字母像是要使出镭射把纸穿透似的。随即肩膀一垮压在那张可怜的牛皮纸上,正面倒头埋进层堆的书籍里发出闷闷地悲惨地呜呜声。

也不是他成绩糟糕透顶...至少理论项目是完美的,最高评价。不得不承认他偏科严重的过分,枯燥繁杂闻名的魔法史都不在话下,却连最简单的漂浮咒都无法掌握更别提火柴钢针变形咒。

克拉克开始第五百七十二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魔法天赋,老帽子是被自己惨无人道的威胁而让他入学的。

等颓废够了,他抬起头以第六百不知道多少次安慰自己。没问题,上次你就成功让火柴头变尖了些、钢针迟早的事情慢慢来。

克拉克动手开始收拾起桌面,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四周只剩自己孤身一人。赶忙捆好笔记准备回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完成剩下的课题。

正当踏出门的下一刻,突然,某个角落传来怪物愤怒的一声嘶吼响彻整个空荡的图书馆。摇曳的烛火拉长影子,克拉克攥紧手中的书警惕地朝声源看去,越过一根横拦的绳索那头是禁书库的方向。

眼看马上就要到宵禁了,听闻高年级的书也有会咬人的,或许是哪本有意识的神奇禁书做了噩梦惊醒的怒吼也说不定。

克拉克拼命将自己的好奇心扼杀在摇篮中,禁书库附近是管理员的地盘,不用计算就可以预见他踏进去的下一秒就被抓个现行,看吧,已经能听见那位先生暴躁的脚步声了。

踏过去哪怕三分之一步自己就将见到真正的噩梦,很可能还会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例如不但在宵禁时间夜游还在没有教授签名不被允许的情况下进入且偷窃禁书未遂云云。

他可不想为别的学院赢得学院杯而做出一份巨大贡献,毫不拖泥带水的直径向楼梯快步赶去。



4、
克拉克·肯特要做出贡献了,有利于其他学院的那种。

刚从成绩打击归来的心灵再次陷入抑郁,为不得已违反的校规们。

她举起手中的铁棍一脸严肃地盯着他。

“Hey、..总之,你能,先把它放下吗?求你。”他吞了口唾沫,畏畏缩缩道。

并不是害怕疼痛他不怕疼,甚至可以说克拉克刀枪不入,托外星体质的福。问题就出在这里,在他见识过眼前姑娘的怪力后会很难解释为什么那根铁棍打在他身上不仅人没事铁棍还弯了的事实。

他说不了谎。

她沉默不语用蓝眼睛从上至下仔细端量他,他也同样。

“如果你协助我,不然就堂堂正正的决斗。”

“好、没问题,我愿意...可以放下了?”

拥有一头海藻般卷曲黑发的女孩闻言展露友善的笑容,丢开手里的武器在地面砸出哐当声,她伸出手。

“戴安娜·普林斯,格兰芬多一年级。”

“克拉克·肯特,赫奇帕奇一年级....虽然不用说看领带就知道啦。”

克拉克带着轻松的语气握上戴安娜伸出的手。

她抬高眉似乎对此不予赞同。

“首先你发誓不能和教授说,然后我们共同行动。”

“.....所以,戴安娜,现在你可以讲讲夜游的原因和身上浓郁醋味的由来了?”他捏着鼻子询问到。




5、
果然今晚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意外状况接二连三。谁也不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占卜学教授也不能。

克拉克走在前头猛地撞上了什么,眼前却是一片空白...像是透明的物体。

他与戴安娜相视一眼,跟事先说好的那样前后跳开拦住去路。

长廊一片寂静,好似方才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一时的错觉。但克拉克凭借超人类的感官快速确定了神秘隐形人的方位,呼吸或许可以屏蔽但心跳声却无所遁形。

眼神示意戴安娜,他深呼吸平静下心猛地踏步出击,对方也很惊讶放弃隐藏自己以灵活的动作试图逃脱。

活动就会有声响,戴安娜的耳朵没放过这点精准地定位人的所在,在和克拉克一起对迷之隐形人两面夹击的几个来回中,瞄准时机上手抓握住质感类似布料的空气就是一扯。

此时忽然一切都放慢了,斗篷呼啦着风声缓慢地飘起露出少年的黑发以及眉下淡淡灰蓝的双眸。他抱着一本相比他体型而言有些巨大的古书,前胸起伏轻喘着气,苍白的肌肤因刚才剧烈的运动而略泛绯红。

克拉克在那熟悉的灰蓝色映入眼帘时整大了双眼。

“.....你、那个斯莱特林!!”

面对克拉克的指鼻瞪眼对方显得冷静沉稳地多。

“哈...你不是整整一学期飞行课那个扫帚一动不动的赫奇帕奇么。”

戴安娜狐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换着。

“.....well,男孩们,你们互相认识,朋友?”

“No!”“Of course ,No.”




6、
“嗯————~~”

戴安娜含着一勺椰子冰激凌,幸福的尾音上扬甚至能飘出爱心。

“噢.....这简直是天神的美食。噢唔....”

她每一口都做出极其夸张的赞美,沉醉在甜美的甜食中无法自拔。边上的男孩们就显得镇定得多,克拉克有一下没一下地用黄铜勺挖着手中的巧克力味眼神飘忽终是没忍住询问出口。

“所以只有我在意?上一秒还在对着干下一秒我们就在厨房一起偷吃冰激凌....不是说有多诡异,虽然也很诡异,这显得我们好像关系很好。”后半句自言自语地嘟囔着他又挖了口堵上自己的嘴,委婉地抱怨被强迫违反校规的事。

“我为之前对你做的事情而感到抱歉。”布鲁斯勺下一点粉红草莓冰激凌转头向戴安娜道歉,语气让人听不出是否真心实意。他将银勺送入口中,有些迟疑“...我只是不想被抓到把柄。你知道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有「血海仇恨」。”

戴安娜含着勺子耸耸肩,显然她不属于对斯莱特林有偏见的那派“现在,我们是一起吃冰激凌的「共犯」,夜游谁说出去都没有什么好处。”

“可他还进了禁书库偷了禁书,这不一样!你不在意他害你一身醋味了?”克拉克抱有些许私人恩怨的反驳。

“对、我没忘这回事”,戴安娜咬着勺子从一盒香草冰激凌里抬起头,锐利的目光像鹰一样盯着布鲁斯,她换了种严肃的口吻念了斯莱特林一年级的名字。

“你就要接受之前对我无礼的惩罚,之后我们是朋友。朋友不会出卖朋友的对吧?”

布鲁斯抬高眉,显然他没有别的选择“当然。..冰激凌很好吃,我还希望能再次品尝。”

“....有种不详的预感。”来自克拉克。

7、
第二天,斯莱特林的小蛇们一早起床就开始闻到有一股股刺鼻的酸味、从男生寝室传到公共休息室,女孩们仔细分辨了下发现这气味来源于所有男同学的头发上。

他们绝望地发现不论用什么魔咒或者洗发水都没法去掉那该死的味道,像是爱上了发丝融入发根般粘着,只好憋着张脸顶着一头酸气冲天的头发去上课。

部分高年级斯莱特林使用了香水,也有从女生那里借来的香水试图掩盖气味,一开始有效地掩盖了不少让他们十分欣喜,但很快酸味混着香气创造出新一波令人作呕的浓郁气息.....

小蛇听着格兰芬多们那肆无忌惮的笑声,纷纷赌银西可说这肯定是该死蠢狮子干的恶作剧。对此拉文克劳们对鼻子下了净味魔咒,而对赫奇帕奇却是闻习惯了的味道甚至还表示闻想吃中华料理的饺子。

这日整个霍格沃茨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醋味....无论到哪里气息都会钻入你的鼻孔,达到扰民级别学生与教员的抱怨让魔药教授不得不批量制作去除酸味魔法的药水。

而罪魁祸首们则在傍晚的图书馆,成为一道诡异的风景线。

格兰芬多的“公主”与斯莱特林“王子”和一位围着黑黄围巾不起眼的赫奇帕奇,三人一桌讨论着课题展现了跨学院的学习精神,路过的教授看到这一幕笑眯眯地对此私下赞扬为三人加分。

“现在,我们都是恶作剧的共犯了。恶魔埃默里克是不是顶着水母帽子的那个古怪巫师?....龙血的十二种用途还包括什么?”黛安娜将羽毛笔架在鼻子上双手抱胸盯着写了一半的牛皮纸,各科书本和作业全部摊开随意摆在桌上。比起理论上需要死记硬背的她更擅长实践。

“你可以写上能做除斑剂和治疗疣病,不过不同龙血会有点不一样....哈、希望教授能快点研制出去酸药水。”布鲁斯早早完成了课业,他翻开一本厚书翻起发黄脆的旧页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而克拉克放下手中正写着的作业将椅子挪到戴安娜身旁,翻开自己的笔记指着一行字并亲切的解答。

“不是一个人,恶魔埃默里克是中世纪的巫师、他曾经在英格兰实行恐怖统治。”他的指尖划过另一行字母点了点,段落更长内容也更为详细“顶水母当帽子的是怪人尤里克,是位拉文克劳,巧克力蛙里也有他的卡片。...对了、你们想不想吃饺子?”

布鲁斯抬起头,灰蓝色的眼瞳意味深长地注视着戴安娜又转眼对上克拉克的蓝眼睛,随即用像是在暗示什么口吻的说道。

“饺子和....冰激凌?”




8、
他们成了一起夜游的好朋友。




——To be continued

【七夕贺图】
甜心的点图☑️
其实本来有2P不过来不及了....或许什么时候会有吧XD
....果然上色不如草稿、草稿不如不画。
千人一面一人千面的渣渣在此。泪目
近期刚入坑同好绝赞招募中!——
副标题【论一部电影能有多好看】